百川棋牌

第79章南江州来人

UC小说网手机站:m.haberfs.com

月色静谧。

乔家别墅。

血流成河。

无人敢动。

那道身影令人敬畏胆寒。

只是迈步间释放出无尽压力,似乎是一座大岳,让人喘不过气。

“啪啪啪……”

站在乔家别墅大院的时刻,连续鼓掌声而来。

声音来源处正是灵堂。

一位年轻男子,英俊脸庞,肌体修长。

身着一袭黑色西装,站在灵堂,身旁赫然而立肖家家主。

“乔致远。”只有轻声三字。

别墅院子中围满达官贵人,他们携带的女伴皆是花容失色。

已经见识过叶天策杀人。

知道这个杀神不介意多杀人,所以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正是。”年轻人嘴角是优雅笑容。

此人正是今天的主角儿,乔致远。

邀请他到此来的人。

“肖静。”回答叶天策的乔致远未受到他重视,而是将眸光落在肖静娇躯之上。

那种似乎要将她看穿的眸光,令她浑身不自在。

“叶天策。”肖静回应,语气冰冷,眼神满是杀意。

两人之间有着血海深仇,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本来我还打算让你死后,跪在我大哥墓前的。”叶天策收回眸光,背负双手,眺望着月光。

语气中满是惆怅,那种感觉有点凄凉。

苍穹明月分外圆满,不禁让人思绪万千。

一句话,霸道绝伦。

死后!

死后跪在墓前!

不加以掩饰的羞辱,那种睥睨四方眼神。

倨傲和不屑的看着。

“死后?他连全尸都没有。”肖静此话戳中叶天策痛楚,大哥连全尸都没有。

江氏那般多的人,何尝有几人全尸?

那是一声疑问,也是在警告叶天策自己内心。

“没有全尸,那……你也不能有全尸!”强势回应,霸道绝伦,宣告肖静以后命运。

“那可能会让你失望了。”肖静精致俏脸上满是不屑,不经意间露出得意洋洋。

“凭借你?或者是他?”

一双眼睛,似乎有天地星辰运转。

那双眸子深邃耀眼,让人不敢直视。

“你终究是一个人。”这个时候,乔致远开口。

一步一步走下灵堂台阶。

语气坚定。

走到叶天策面前,与之对视。

轻笑一声,叶天策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根熊猫特供香烟。

不是为了释放压力,又或是为了静心。

“你是杀害我父亲的人,他是朝廷命官,你当死!”乔致远盯着他,徐徐道来。

“乔伟不在有官位。”叶天策开口。

“大胆,我父纵死,亦是朝廷命官,你这般侮辱,应该接受天华神国律法制裁。”乔致远语气坚定,眸光看向周围的人。

这似乎是舆论压力!

手段脆弱,他还以为有其他手段出现,却不曾依旧这般老套。

“天华神国律法自有天平衡量,用不着你再此犬吠。”叶天策干脆利落,那是属于他的秉性,根本不给乔致远耀武扬威的机会。

“好。”

乔致远终究是心理素质极强之人,他不怒反笑。

立刻转身,看向众人道:“请诸位见证,如此险恶之徒,肆意妄为,不将我天华神国律法放在眼中,今日杀父之仇亦是要清算。”

“我等支持乔公子,此等凶徒,不将我天华神国律法放在眼中,无异于逆反。”

“就是,逆反,当诛!”

“反贼,当诛!”

吸烟的叶天策环视着这些群情激奋的围观者。

烟雾遮盖眼睛,烟雾缭绕之下,他似乎想要把这些印在脑海中。

认真的观察一遍,那香烟已焚尽。

他眼神露出,那是一双波澜无惊的眼睛,不受任何情绪影响。

就那般冰冷,盯着他们。

宛如死神一样的眼睛终究是让他们畏惧到极致。

吓得他们不敢直视。

叶天策在这个时候却是收回眸光,淡然的落在他们身上。

肖静露出笑容,而那乔致远杀意凌然盯着叶天策。

“尽管来。”那是叶天策话语。

“请南江州专案组大人和现任南华府府君大人,以及齐鲁州文家三公子。”那是乔致远的声音,看来有准备,不然不会这般干脆利落请他而来。

可是叶天策依旧是不动,静静的等待他们出现,似乎在看一场闹剧的发生。

气定神闲中透露出的情绪,令人不敢小觑。

肖静和叶天策交收次数最多,但是她却深知对方的难缠。

五名中年男人出现,各个身穿黑色夹克,脸上有的更多是威严,一看就是身居高位者。

想必这五人就是州里面下来的存在。

站在那里给人一定的压力。

最后走出来正是那位之前纠缠白玉瑕的年轻公子哥。

齐鲁州文家人,即便是南华府文家见到此人都要行礼。

这位文家大少乃是真正的嫡系,一代文圣文昭天的子孙后代。

传承两千多年的古老家族,非常强悍的千年家族,拥有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底蕴。

普通人和他们这样的家族相处,只能进行仰望。

现在他们都因为乔家汇聚,在他们看来,今日的叶天策凶多吉少。

的确如此,正常人若是在他们权势下活着走出,那才叫奇怪。

却见五名中年男人其中一个走出来,站在灵堂台阶上面,俯瞰着叶天策包括其他围观者。

“我乃南华府新一任府君,耿元军!

今日,我代表南华府为上任府君之死,做出昭雪!

我南华府上任府君爱民如子,为全府上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然而却有歹徒心生不满,在府君参加一次葬礼的时候遭受不公正待遇。

最后惨遭毒手,对此我谨代表,南华府全体官员做出沉痛哀悼。

但是如今凶手依旧逍遥法外,这如何能让死者在九泉之下得以安息?

这一点我们到现在都不敢忘记,始终牢记着自己内心深处的使命和责任。

如今幸好有乔家大公子帮助,我们才得以将凶手骗入这个葬礼当中,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死去的府君报仇雪恨。”耿元军开口。

话语当中满是义正言辞,全部都是对叶天策的批评。

听得在场不少人感觉到愤慨,当对叶天策露出仇恨的目光的那一刻。

现场某些人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此,现在他们的目标基本上算是达到了。

“我谨代表南江州州府,作出重要批示,对于残害朝廷命官的恶徒,全部进行抓捕。

全州上下,对于乔伟这样的朝廷命官,我们要加以效仿,学习他的精神,这样才能创造出更好的成绩。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州府派下来的专案组也是嘴炮型的选手,说起冠冕堂皇的话来,连草稿都不用打。

简直就是张口就来,那种语气,充满着诸多的愤慨。

讲话的时候充满了抑扬顿挫,绘声绘色,简直就是播音员出生。

他们这样的做法并未得到叶天策的畏惧,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目的,首先是要吓破胆。

让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一件事情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发生,简直就是打他们的脸。

就在他们进行抑扬顿挫的演讲之后,有车辆驶入了这片区域。

来人没有携带任何请帖,带着三位护卫,带着一份机要文件前来此地。

州里来的人全部露出惊讶之色,只因来着,他们非常熟知。

那是南江州督察院的一位督察长,从三品大员,位高权重,一般情况下就根本不会露面。

不曾想竟然会深夜来到此地。

难道他们是带来了州里的意见?!

可这是充满着一股诡异的气息,要知道,督察院独立于州府运作,他们管辖者是属于那位大人。

监察天华神国上下所有朝廷命官,即便是南江州督察院,那也不是南江州可以管辖的。

直接属于天华神国督察院管理,这位督察长为何会上门。

府级官员倒是不用上报天华神国督察院处置,一般直接在州里会进行研究决定,相对也会有风声漏出来。

但是今天却没有,不过看对方的来意,应该是来者不善。

他们能够看到对方的脸色。

“麻烦让一下。”这位督察长带着人前来,眸光满是冷冽。

其他人不敢大意,纷纷给其让出一条道路。

要知道这可是州里面的大员,一般情况下他们可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高高在上只能仰望。

“诸位,根据州里最新下达的命令,乔伟专案组撤出南华府,南江州督察院就乔伟事件会做出相关回应。”这位督察长上来就是这么一些话。

州里的那三人却是皱眉,只因他们到现在都没有收到通知,不可能直接听从督察院的话,返回州里。

虽然他们受到督察院的管辖,若是贸然回去的话,自己肯定会得罪上面。

这样一来日子也不好过,只能说他们现在陷入了一个两难境地当中,不能退也不能进。

都是非常棘手的问题,其中一人提问:“敢问高大人,我们处置的事情还未结束,州里也没有下达命令让我募,将这件事情移交给都察院。

所以这件事情比较难办,我们……”

说到这里的时候露出一丝苦笑。

他们作为跑腿的人,最为难受,上面的命令变化太过迅速,根本来不及反应。

现在做出调整,到底如何?

还是得有州里直接通知,否则他们根本不敢退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