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棋牌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棵树

UC小说网手机站:m.haberfs.com

刚刚进入这个陌生的世界的秦默有些头晕,他闭上了眼睛,缓了一会儿。

一睁开眼睛…

秦默不由自主的沉默了一会儿。

什么情况?他这是在哪儿?

这是个古代?

陷入沉思…

一般来说,有人进入的眸中界,整个世界都是跟随着进来的人改变的。本来只是一片虚无的世界,一旦有了闯入者,整个世界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世界都是跟着闯入者的心意走的。

而魏七想的…

是古代?

秦默觉得事情有点大条。但是眸中界里面的事情,真的不听他的话——虽然眸中界是他的。进入了眸中界之后,生杀予夺都是闯入者的一念之间。

现在秦默就躺在一张床…不,这并不是床,这只是一堆稻草而已。他就躺在这些东西上面,甚至他的余光还看到了一只蟑螂爬过去…

蟑螂可能是察觉到了秦默的注视,还停了一下,触角向着秦默所在的方向点了点,然后离开了。

打量着自己周围的环境。

一堆稻草勉勉强强当做床,这个房子到处都在漏风,可以想象到下雨的时候整个房子是什么样子。在这个房子里面除了这堆稻草和他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真·家徒四壁。

秦默低下头打量了一下他自己,发现他身上穿着的衣服竟然看上去料子还不错,摸上去手感很好,绣花也很精致。

站起身来,秦默拍了拍自己的身上,在胸口袖口之类的地方摸了摸。

果然。

他翘起了嘴角,一只手伸到胸前的衣服里面,摸出了一打银票和一包碎银子,还有铜钱。

想的还挺周全。

哦,还有两条绣花精致,甚至还带着淡淡的香气的手帕。

啧。

虽然嫌弃,但是这东西怎么也是这个身体现在身份的线索了。

秦默忍着嫌弃,端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又把这两条手帕塞了回去。

然后秦默数了一下手中的银票。哦豁数额不小。一张一万两的,十多张二百两的,二三十张一百两的,还有一堆五十两的,再加上碎银子。绝对称得上是身价不菲。

把这些银子都塞进衣服里面,手里面留着一些铜板和几颗碎银子,秦默走出了这个破屋子。

走出来之后秦默才发现,这里居然别有洞天。

这个破屋子的外面是一棵遒劲的树,从树干上的一道道伤疤,看得出来,这棵树饱经风雨。在这棵树下,有一张不知什么材质的桌子,桌子的周围,有三张椅子。分别对应着南西北三个方位,剩下的东的位置则是这一棵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树。

秦默走到桌子旁边,眼睛一直看着这棵树。忽然间好像听到了一个声音,缥缈,恍惚。

“找一个你喜欢的位置,坐下去吧,孩子…”

“孩子,你很累了,快坐下歇歇吧…”

“孩子,快坐下来让我看看你…”

“孩子…”

“孩子…”

一声一声,弄得秦默十分烦躁。如果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意识到这棵树不对劲的话,那秦默活到现在简直就是奇迹了。是个正常人都能意识到,他还看不出来…

那自然就是装的了。

秦默双眼露出茫然,脸上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只是眼神的变化,整个人都透出一种“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做什么?”的气息,看上去就很好骗。

“孩子,快坐下来吧…”

“坐下来,让我好好的看看你…”

秦默径直走到南方的那个椅子旁边,双眼茫然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开始盯着这个椅子看。看的那个一直在他脑子里面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一点暴躁了。

“孩子你在做什么…”

“孩子你为什么还不坐下…”

“不喜欢。”秦默面无表情地蹦出了这样一句话,然后转身又走到了西方的那个椅子旁边,重复上面的步骤。

不知道是佛了还是意识到了什么,那个声音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风格。

“孩子…”

“这个也不喜欢。”然后秦默又转身走到了最后一个,也就是北面的椅子旁边。

盯…

秦默一直盯着这个椅子,这一次的时间很明显比之前两次都要长,但是秦默却一直都没有动。很快就比之前两次加起来的时间都长了,他终于轻轻地动了一下。

但是这并不是结束。

动的这一下是相当于那种人类体内的自我调节机制的自我保护。他站了很久,一直在盯着这把椅子看,眼睛酸疼,身体也快要麻了,所以下意识地动了动,并不是脱离了控制。

“喜欢…”秦默的嘴里终于吐出了这两个字。在他脑子里面一直说话的那个声音听上去竟然有点儿喜极而泣的意思,“孩子…你喜欢…你喜欢就走过去…走过去然后坐在上面…”

听着这个声音,秦默向前走了两步,但是下一步却没有直接走到椅子旁边坐下,而是伸出手来,摸了一下这个椅子。速度很快,就好像他什么都没做一样。

“孩子…你在做什么…”

“孩子…你快坐下…”

“孩子…”

树底下站着的锦衣玉食的小少爷一片茫然的眼睛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露出了精光——就像是被完美切割的钻石在阳光下被照射一样,耀眼而又夺目。

也很像…

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把匕首不是匕首,剑不是剑的武器,锋利的很,拔出来的一瞬间,寒光凛冽。

刷的一下,就像是切豆腐一样——整个武器都直接没入了椅子里面,只剩下一个把手在外面。

伸出手来,抓住把手。秦默并没有用力,只是轻轻地向后拉了一下。

整个椅子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被一分为二。

只是一个椅子消而已,就好像整个地方都变得不一样了。好像刚刚看上去茂密而高大的树木,一下就变得矮了不少,还一下少了很多叶子的样子。

身着锦缎,乌发披肩的小少爷手里面拿着武器,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电光火石的功夫,剩下的两把椅子也都被一分为二了。

只剩下一张桌子,一棵树留在原地。

秦默眯了眯眼睛,看了看这棵树,又看了看这张桌子,握着武器的手悄悄地紧了紧。

“啊啊啊!”

从刚刚秦默动手的时候开始,就一直毫无反应的声音突如其来地又一次响了起来。这一次不是那种轻柔舒缓,就像是催眠一样的声音了,而是尖叫。

这一次的声音简直就像是尖锐的东西用力划在黑板上一样的那种声音,十分刺耳,尖锐到仿佛要划破耳膜。

“啊啊啊我的椅子!该死的,你做了什么!我要杀了你!一切…一切都被你毁了!”

这个声音撕心裂肺地吼叫着。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地上随处都是的落叶也像是受到了什么召唤一样,开始了小幅度的抖动。

终于在某一刻,所有的叶子都飞了起来——叶子的末端对准了秦默,叶柄的位置对着那棵树。

恍惚间,秦默好像看到了一个穿着绿色与褐色交织衣服的人现在他的面前,手轻轻一挥,无数个绿色的暗器就向着他的方向攻击过来。

地上的叶子飞起来,这种效果看上去非常震感。就像是时光倒流了一样。

地上已经掉落下来的叶子悄悄地回到了树上,又慢慢地从“壮年”回到“青年”,再回到“幼年”,变成树枝上面的一点点绿色,然后消失不见。

然而事实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丽。

叶子飞了起来,并不是即将回到树上,而是来自树的召唤——它们虽然已经从树上落了下来,但是被树木召唤,为这棵树,为它们的“母亲”而战,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哦?你这里这棵树…怎么看上去不太对劲啊?”

天上飘着的云朵中,有一朵特别白特别大的,上面传来了一个有些惊讶的声音。

紧接着,另一个声音响起,“我看也有些不对劲。不如,咱们过去看看?”

又是一个声音响起,“走走走,看就看。我们家小树苗一向很乖,怎么可能…”

说着说着,这个声音就停了下来。

从云朵上面看下去,就是一大片密密麻麻的绿色围绕在一棵树的周围。而这一片绿色的对面,则是一个小小的黑色的点——从头顶看上去的效果。

“啧,这小孩儿哪儿来的?看着怎么这么凶?”刚刚第二个开口的人惊疑不定地看着秦默,手上习惯性捋着胡须的动作一顿,然后呲牙裂嘴地看着手上被不小心薅下来的一个胡子。

“呦?这小孩儿我喜欢,你们都别和我抢啊!”刚刚第一个说话的人说道,“不然我就隔三差五去你们那儿偷孩子去!”

他一边看着下面的情况,一边嘟嘟囔囔地说着,“我一直就算着最近我会有个徒弟来着…一直没找到出来散散心,还真没想到,居然得来全不费工夫…就怕这两个臭老头儿跟我抢…我得做点儿准备…”

天上的云朵慢慢悠悠地随风飘着,秦默一只手提着自己的武器,另一只手空着,不知道做点儿什么。

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他眼前一亮。

啧,这东西不是现成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