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棋牌

第121章 过河弃卒

UC小说网手机站:m.haberfs.com

很快桥头狼烟四起,十多辆民用车挤上桥面拼命逃跑,天空一片黑压压的成年黑蝗虫就像浓烟一样翻滚着扑进民用车队。两辆走的慢的旅游大巴顿时被黑压压蝗虫铺满,很快压力剪一样的口器开始疯狂的撕扯大巴车蒙皮。

看似结实大巴车瞬间被撕的千疮百孔,牛犊大小的黑蝗虫不顾一切的挤进车内,车里慌乱的幸存者挥舞着手里一切能抵抗的东西垂死挣扎。一只长满黑斑的蝗虫,一头撞碎了大巴车挡风玻璃,一对黑红色的口器狠狠的咬在了司机的肩上。

惨叫的大巴司机挣扎用右手死命的捶打着蝗虫的复眼,四瓣进食口器没等大巴司机死去就开始咀嚼大巴司机肩头的血肉。满脸鲜血的大巴司机,绝望中右手抓住方向盘,用尽全身的力气猛的往左一扭。

爬满黑蝗虫的大巴车,一头撞烂了桥边的混凝土护栏整车栽进了桥下,波涛奔流的渭河。涌动的河面上大巴车带着一大片渐渐散开的血红,快速的沉入了水下,几个满身是伤的幸存者探出水面几经挣扎被吞噬在了湍急的水流里。

另一辆被蝗虫钻进驾驶室的大巴,一头撞断了桥面左边混凝土吊索柱,紧绷的钢索猛的断裂。断裂的钢索带着一声划破空气的哨音,甩在了旁边一根吊索柱上。

强大的力量瞬间打裂了吊索接头,大桥密集的吊索立刻产生了骨牌效应,琴弦一样的吊索一根根断裂。在惯性的作用下不停的抽打着抖动的桥面,车队后面掩护撤退的一辆步战车重达

数吨的吊索接头直接砸烂了炮塔,转瞬间淹没了在穷追不舍的蝗虫潮里。

王志远的坦克混在幸存者车队刚通过大桥,桥中间高耸的环形索柱忽然爆炸,裂纹闪电一般在混凝土基座上分叉密布。几十米高的圆拱形索柱挂着数百根吊索,向着桥面快速倾斜。

顷刻整座大桥所有的吊索被一根根拔起,圆拱形的索柱带着几百条吊索重重拍在摇摇欲坠的桥面上。红色坦克从桥头的一辆步战车边驶过,王志远看到前面那个军官,左手拿着望远镜右手按下了一个绿色的引爆器。

跟着过桥的一辆装甲车猛然停下,狄龙从自己的步战车上跳了过去,一拳打在了书豫章的右脸颊上,夺下他手里的引爆器。撕住书豫章的衣领大吼:“你到底想干什么?就非要害死陆勇吗?”

书豫章微微一笑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把手里的望远镜递给狄龙说:“你自己看看那边现在什么情况,迎击空中的黑蝗虫弹药已经基本耗尽,等潮水一样的蝗灾冲过来拿什么抵挡?”桥对岸已经变成了一片蠕动的青绿色,翅膀共振的声音导致河水都跟着跳跃沸腾。

眼睛发红狄龙举着拳头步战车上已经打空的弹箱,不甘的重重砸在了自己的头盔上说:“那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虫子啃个干净?”

涌上桥面的亚成体蝗虫已经把被吊索挂住的步战车彻底覆盖,一辆被咬破顶盖的步战车里,一个战士开枪刚打瘫了两只冲进来的绿蝗虫。就被咬住左肩硬生生的从车顶舱口拽了出去,瞬间被十几只蝗虫疯狂撕咬,在鲜血和惨叫声右手颤抖着拉开了挂在腰间的手雷保险销。

舱口一片血雾爆开十几只蝗虫被瞬间炸飞,很快又被潮水一般的蝗虫彻底覆盖,车内突然爆出一股火柱连同车身上几百只青绿色亚成体蝗虫,一起烧成了火球。被引燃翅膀和绒毛的蝗虫,四处乱窜纷纷跳进了湍急的河里。

已经过桥准备离开的王志远,实在不忍看着那些被困的战士被蝗虫一只只拖出来啃噬,调转炮塔一百八十度到六点钟方向。调整主炮瞄具把早就进入炮膛好的一枚燃爆弹,瞄准被困的步战车按下了开炮扳机。

正在步战车上争执的狄龙被不远处忽然的炮击震的一个咧@,差点没掉下车去,转身看着炮弹飞向了大桥中间被困的步战车。炮弹带着切割空气的哨音眼看就要击中已经变成绿色的步战车了,忽然一根吊索甩了过来,弹头击中了吊索上的接头。

离步战车十多米距离,一百五十毫米弹头爆开成涌动的火球,四处喷溅着火星借着冲击力滚过了已经被爬满蝗虫的步战车。大片桥面瞬间燃起大火,数百只蝗虫变成了乱窜的火星化作灰烬。

河面上一排高大的混凝土桥墩右侧横臂,一个接一个的纷纷爆炸,整个桥面瞬间向右方倾斜。桥墩支撑点彻底被倾斜的桥面压垮,燃烧的步战车和满桥的蝗虫连同倾斜的桥面一起滑进了奔流的大河。

狄龙和书豫章一起对着大桥敬了个军礼,转身刚想和旁边这辆红色的坦克交涉一下,就看坦克炮塔转回车前,履带卷着蝗虫的残肢粘液驶向了岔路等待的装甲房车。

从车长观察镜里看了步战车上的两人一眼,王志远调转炮塔让坦克向桥头主干道的一条岔路驶去。夏灵芸长长舒了一口气,晃着脖子一股台湾腔说:“士官长~接下来我们向哪里出发?”

王志远听到眉头一皱说:“好的不学~我们希先去两公里外的一个加油站看一下,物资卡车有放射性核沾染要尽快处理,不然里面的物资就全部报废了。”

夏灵芸撇了撇嘴说:“那你就那么确定卡车里的物资现在还能用吗?”王志远看了下弹药消耗情况说:“当然不确定,不过人要肚子饿的时候也就顾不得什么食品安全问题了,能填肚子就不错了。”

夏灵芸有些黯然的说:“那些被困在桥上的战士真可惜,明明就差几百米就可以活下去了,只差那么三百多米。”

王志远过去轻抚着她的脖子说:“你也是个军人自然之道命令必须要执行的道理,其实那些去雍城执行核爆任务的人,指挥部制定任务计划的时候就没想着他们能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