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棋牌

第400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三)

UC小说网手机站:m.haberfs.com

章书墨出人意料的投注了一只尖牙枣将军,让一旁的郜宁儿有些不解。

“你为什么选了一只一场不胜的蛐蛐?这样岂不是白白扔了10两银子?”

章书墨微微一笑,对郜宁儿解释道:“你别看这尖牙枣将军个头小,其实这品种的蛐蛐十分凶狠,往往都是万中选一的良品。只是这蛐蛐是南方的品种,燕国比较少见,那人故意引到咱们投注其他蛐蛐,漏过这蛐蛐,估计就是想骗大家的钱!”

郜宁儿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不如咱们去楼下边吃边等,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在对我吹牛。”

说完两人来到楼下,一边品着美酒佳肴,一边欣赏着歌舞,同时等待着斗蛐蛐投注的结果。

很快,三楼的斗蛐蛐比赛已经鸣锣,章书墨与郜宁儿一同来到三楼看比赛的结果。

此时的三楼之中,所有人都围在摆着牌子的那张桌子前,同时还有不少人怨声载道。

章书墨微微一笑,对郜宁儿说道:“看吧,这里大多数人应该是投错了赌注,所以都在这儿抱怨呢!”

郜宁儿撇了撇嘴:“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子,走,咱们挤到前面去看一看!”

说完,一行三人便挤到了桌子前,桌子上放着获胜蛐蛐的牌子,三人定睛一看,居然是金须帅。

看到这个结果章书墨不禁皱起了眉头,心中纳闷道:这是什么情况?按照品种的实力排行,尖牙枣将军不该输给金须帅啊?

于是章书墨立刻朝那人问道:“那只尖牙枣将军胜了几场?”

那人惋惜的说道:“说起这只尖牙枣将军还真是可惜呀,虽然他后程发力,连胜了三场,可惜时运不济在比赛中受了伤,所以不得不退出了。”

“我说,你们是不是故意的!这尖牙枣将军是南方罕见的品种,哪会那么容易受伤,你们是不是故意坑我的钱!”一个人似乎承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忽然咆哮着抓住了那人的衣领。

这时,其他投注尖牙枣将军的人立刻声援,开始声讨那人。

谁知那人手上却有功夫,一把泄了赌徒的力,然后猛地将赌徒推了出去,撞倒了一片人。之后他恶狠狠的对着闹事的人说道:“诸位,你们怎么不知好歹?你们投注前我给你们说了获胜的热门了?可你们偏偏要投这只枣将军,这与我有何关系?你们输了凭什么来怨我?”

此话一出,众人陷入了沉默。郜宁儿拉了拉章书墨的衣角:“咱们走吧,这里太乱了。”

章书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在刘自然的护送下,三人回到二楼。

看着章书墨似乎在想着什么,郜宁儿以为他是投错了赌注所以不好面对自己,于是赶紧说道:“今日还真是时运不济啊,要不咱们投的枣将军还真有可能反败为胜呢!”

章书墨看了看安慰自己的郜宁儿,忽然露出了意思笑容:“你真以为是时运不济?依我看,咱们是被骗了!”

“啊?”郜宁儿张了张嘴:“你是说他们故意让枣将军受伤放水?”

“也不一定,还可能是那枣将军本来就有伤。但总之咱们都中了那人的圈套!”

说到这儿章书墨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那人故意带着咱们转了一圈,其实并非是要介绍所有的蛐蛐,而是想让咱们注意到那只尖牙枣将军。凡是喜爱斗蛐蛐的人,就算没见过这品种,但肯定也听说过。那人正是利用了所有斗蛐蛐之人的自付,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慧眼识英雄,但却不知已经落入了那人的圈套!”

郜宁儿皱了皱眉头:“可那人就不怕不懂之人根据他的介绍选择可能获胜的蛐蛐?”

“来这里的大都是喜爱斗蛐蛐之人,不懂之人只占少数,所以即便有些许人选对了,他也是只赚不赔啊!”说到这儿章书墨忽然叹了口气:“没想到现在玩个斗蛐蛐还需要讲究谋略了。”

郜宁儿笑了笑:“能把你都骗了,看来此人也有些厉害嘛!”

章书墨也点了点头:“确实,此人通过抓住斗蛐蛐之人的心理,让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故意在隐藏尖牙枣将军,没曾想他却是故意要把大将的目光聚焦到尖牙枣将军身上。”

刘自然忽然嘣出一句:“要不要我把他抓了扭送官府?”

郜宁儿一听呵呵的笑了起来:“这倒是不必了,来顺德楼的人除了极少数的赌徒,大多是都是官宦子弟,不缺这十两银子!”

刘自然看了看章书墨:“可是他手里不富裕啊!”

章书墨白了刘自然一眼:“我手里再不富裕也不至于连10两银子都掏不出来呀!”

三人就这样说笑起来,不知不觉就过了半个下午。就在三人准备离开时,毕道带着一队人马匆匆赶了过来。

“小姐、章公子,范相现在正在找章公子,老爷让我先来知会公子一声。”

章书墨一听立刻问道:“范相为何又要找我?”

毕道赶紧说道:“还是关于京兆尹大牢纵火一案,据说是有证人主动自首了!”

章书墨听完心中立刻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有证人主动自首,范遥却要找我,这说明那人交代的事情肯定是与自己有关的,难道大殿下替自己作伪证的事没揭发了?

还没来得及细想,毕道就对章书墨说道:“章公子,老爷让我先带小姐回府,你也尽快会驿馆吧,范遥的人应该马上就到驿馆,你早些回去还能跟手下的人商量一番。”

章书墨点了点头,立刻以郜宁儿分别,然后便一路赶回驿馆。

到了驿馆,章书墨刚召集齐手下,邓飞便带着人找上门来。

“章公子,大牢纵火案现在又有了新的进展,范相有些要问你!”

章书墨叹了口气:“我能问问有什么进展吗?”。

邓飞看了看章书墨,不知为何冷哼一声:“有重要证人自首了,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你自己去问吧!”说完,邓飞做了个请的手势。

章书墨挠了挠头,带着手下随邓飞前往京兆尹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