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棋牌

第九百一十三章 离去是最好的选择

UC小说网手机站:m.haberfs.com

仙舟没了,天外修士们也尽数死去,这一场天外修士侵略人间的战事便落下帷幕,人间这边,虽然取得的胜利,但没有人不担心天外修士的下一次出现。

毕竟这场大战,已经将整个人间绝大部分的修士都带走了。

除去仅存的那几位沧海修士之外,世间竟然都不能见到几个登楼和春秋的修士了。

“现在还有一件事很麻烦。”

叶笙歌指着那条在大地里生出的沟壑,轻声说道。

相比较起来,天外修士的下一次入侵,这人间本身出现的问题,便要更为急迫一些,那道沟壑是因为大战生出的,很有可能将整个人间都分成两半。

李扶摇趴在叶笙歌背上,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没办法了。”

作为现在境界最高的几人之一,李扶摇受得伤最重,他现在别说出剑,就是站起来都没有可能。

伤势最轻的是叶长亭,不过这位剑仙很显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李扶摇笑了笑,然后说道:“我们先去看看?”

叶笙歌知道这是在询问她,所以就点了点头,然后这位道门唯一的圣人便背着这个剑仙离开了灵山。

走在云海里,残存下来的道门弟子恭敬行礼。

现在叶笙歌作为道门唯一幸存的沧海修士,不出意外,会是未来几百年上千年,道门唯一能够对抗剑士的人物。

道门山河独尊六千年的光景,想来是不会有了,但是还要想存在,便一定要靠叶笙歌。

朝青秋看着那两个年轻人的背影,笑了起来,“像是他们这样的年轻人,大概才是人间最大的财富。”

叶长亭就站在他身边,想了想,便跟着点头,但很快便问道:“你不担心下一次大战了?”

朝青秋说道:“你自己都说了千年后还有人间,那我担心什么?”

叶长亭一怔,朝青秋这些年一直都想着为剑士为人间,他下意识都把他和人间连在一起了,他这个时候说这句话,叶长亭才反应过来,原来朝青秋也是个人,也有自己想要做的。

看到叶长亭不说话了,朝青秋反问道:“你怎么想,不回去了?”

叶长亭摇头道:“答案还没找到。”

朝青秋嗯了一声,他在云海里走了好几步,才说道:“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不关我的事情了。”

这是撂挑子的说法,叶长亭却不觉得意外。

朝青秋该自己活一次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叶长亭笑着问道。

“回家吃两个咸鸭蛋,再之后,去别的地方看看。”

人间朝青秋都已经看遍且倦了,说要去别的地方,去向自然不言而喻。

冷山忽然出现在云海里,之前的大战,他没有出手,是朝青秋的意思,自然也是他的意思,朝青秋看着他,笑着问道:“要不要一起吃鸭蛋?”

他以前没有这么多笑容的。

冷山知道这一层意思,点头说道:“前路凶险,但风景不错的。”

朝青秋听着这话,再度笑了。

于是两个人便朝着前面走去,等到只剩下一个背影的时候,朝青秋的声音传了过来,“要不要给你留一个鸭蛋?”

叶长亭听见了,但没说话。

他只是看了一眼云海深处,也不见了踪迹。

至于那一袭帝袍,卷起妖修们的尸体,也朝着北方而去。

……

……

李扶摇和叶笙歌在半空中看着那道不断蔓延的沟壑,那条沟壑蔓延的速度不快,但是照着这个样子下去,是一定会把人间分为两半的。

李扶摇有些乐观的说道:“大概在我伤好之前,情况不会恶化太多的。”

叶笙歌没有说话,她有些伤,但却没有觉得疼痛。

好像和这个年轻人在一起的时候,她便一直会觉得不错的。

“你现在是道门唯一的圣人,到处跑他们不会安心的。”

李扶摇想起之前离开的时候,那些修士的目光,心想现在那些道门修士一定会觉得很惶恐的。

叶笙歌反问道:“他们怎么想,关我何事?”

李扶摇认真的说道:“他们怎么想,大概不关叶笙歌的事情,但还是关道种,关道门教主的事情。”

叶圣别了人间,那些云端上的圣人们不管之前是不是圣人,但在为人间而死的时候,便也都成了圣人。

但圣人们都死了,只有叶笙歌了。

叶笙歌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了想,然后说道:“即便这样,也不急。”

大战结束之后,人间会迎来很长一段平静的时光,这段平静的时光会在某一天被打破,但不会是现在。

李扶摇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说道:“你想得比我多,算你是对的。”

什么叫做算是,那本来就是。

叶笙歌没开口,只是背着李扶摇去了几个地方。

那些地方当然有东南西北四个最远的地方,那些地方之前都有浓雾笼罩,现在则是没了。

峭壁之

上,便是天空。

再也没有那道天幕了。

站在冰海的冰块上,叶笙歌看着天空,想着天空之外的事情。

然后这位女子道种开始宽衣解带,脱下最外面的那身白裙。

李扶摇坐在冰块上,想要闭上眼睛。

但下一刻却是看到叶笙歌里面的衣服已经是血红一片,有些地方鲜血太多,甚至都成了黑色。

之前大战,她虽然没有对上韩天君,但她其实也受了不轻的伤。

只是这么要强的女子,没让旁人知道而已。

不过李扶摇自己的伤势更重而已,于是他努力的解下自己身上的青衫,然后费力的滚到了冰海里。

溅起些水花,然后有血污散开。

那些鲜血散尽之后,才能看到他那些伤口,全部都是被紫雷弄出来的。

每一道都极其凶险。

李扶摇飘在冰海里,有些疲倦的说道:“之后的事情,朝剑仙不会管了,这件事落到我身上了,我啊……”

话还没说完,这个年轻人便睡着了,一会儿竟然还响起了鼾声。

他实在是太累了,之前那场大战,连战两人,运气稍微差一点,便会死在那个那里。

听到鼾声,叶笙歌转过头看着李扶摇,眼角满是笑意。

这样的日子,之前有过,但不长。

想着这件事,在李扶摇醒过来之前,叶笙歌背着他去了秋风镇,那个地方早已经被李扶摇破境的时候毁去,但这些年因为这个地方的景观还不错,于是周围有好些房屋被重新建造起来,据说他们把这个地方叫做天坑,说是天上曾经落下来过一块巨大的石头。

凡人们没有修士这么厉害,因此知道的也不多,没有人来告诉他们真相,他们便当这个就是真相,一直口口相传,如今都让人信以为真了。

叶笙歌看着那个大坑,没有说什么,然后便去了洛阳城。

李扶摇还没醒。

他看起来不像是会睡死过去,而且也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叶笙歌并不担心,来洛阳城她只是想帮李扶摇看看李小雪,在街头看到之后,她便不再停留,背着李扶摇去了剑山。

剑山掌教吴山河死于灵山,言乐也死了,加上许吏,现如今的剑山,拿得出手的就只有陈嵊了。

弟子们要他继任剑山掌教,可陈嵊却是拒绝了。

于是等到李扶摇回来之后,一群人便都聚集到了竹楼前。

只是没人能进去。

之后数日,他们才慢慢明白了那位李剑仙原来受了极重的伤,能不能醒过来都还两说。

这个消息,让本来便元气大伤的剑山更是愁云惨淡。

李扶摇是当世最强者之一,又是站在最高处的几人里和剑山最为亲近的,所以很多人都愿意他活下来。

但也有例外,月亮出现在天空的时候,有个道门修士潜入了剑山,来到了竹楼前,这是道门剩下为数不多的登楼修士之一,来到这里的目的自然是杀了李扶摇,在他心里,对于李扶摇的功绩全然不在意,他只是在意道门的传承。

只是当他来到竹楼前的时候,下一刻便死了。

因为有人看了他一眼。

那个人叫做叶笙歌。

她从竹楼里走出来,看着已经倒下的那位道门修士,然后仰头看了看月亮,不知道想起了些什么,然后她想起了之前李扶摇跟她说的话,于是便起身离开了这里。

她像是一个仙女,在月色里缓缓离去,却没有人看到。

……

……

时间是谁都抓不住的。

不过在那一场大战之后,修士们忽然觉得时间太过珍贵,于是纷纷放弃了闭关修行,开始在人间行走,于是一时之间,人间便多了许多传说。

之后的人间,看雪的人多了起来,踏春的人也多了起来,死了很多修士,不知道为什么,却好像是平添了不少生气。

这样年复一年,便到了第十年。

那道沟壑一直都在蔓延,但速度不快,修士们也没有办法,所以他们只能寄望于那几个站在最高处的修士们。

可惜这些修士好像对这道沟壑都没有什么想法,没有一个人做些什么。

……

……

又是一年大雪纷飞。

芦苇荡的芦苇上满是雪花,有个白袍男人从芦苇荡里走出来,怀里还抱着好些野鸭蛋。

有个女子站在那座茅屋前,看着他顶着风雪走来,脸上满是笑意。

等到他来到屋檐下,女子踮起脚尖为他拂去头上的风雪,然后看了一眼他怀里的鸭蛋,有些无奈的说道;“又带这么多回来,家里腌的鸭蛋够吃一辈子了。”

这十年来的春夏秋冬,朝青秋每隔一段日子便要腌制一些野鸭蛋,到现在,数量已经极其可观了。

朝青秋笑道:“吃不了便送人,送人都送不了,带着走就是。”

女子一惊,然后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还真要离开这里,我听说外面很危险。”

朝青秋随口说道:“那要看对谁来说,我

可是朝青秋。”

这极其熟悉的语气,该是那个叫做柳巷的剑仙独有的。

女子最开始都觉得有些陌生,但是到了现在,却是也觉得不错,毕竟比起来最开始那个样子的朝青秋,这就要好太多了。

“那人间呢?看起来还有很多事情没解决,你就这样走了?”

女子拿过那些鸭蛋,嘴里却是说的这么大的事情,朝青秋不以为意的说道:“接下来的事情,李扶摇那个小家伙能够解决,他都解决不了,我也解决不了,更何况我离开这里,哪里只是为了去外面看看。”

女子嗯了一声,当然还有些疑惑。

“要彻底解决现在的问题,躲着是没用的,要从根源上解决,根源不在人间的。”

朝青秋指着天空,笑着说道:“那在天外,正好我也想去看看。”

说到底,这一次要做的事情,不仅是因为人间,还是因为朝青秋也正好想做。

女子有些怀念的说道:“除了带上这些鸭蛋,这里的东西别的都带不走了。”

朝青秋对此不置一词。

女子叹了口气,就在屋檐下的板凳上坐下,看着远处飞雪,再不说话。

朝青秋也没说话,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看着雪,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个女子忽然问道:“你说我还是不是她?”

年少时候的朝青秋曾经喜欢上过一个姑娘,只是那个姑娘对朝青秋并没有什么感觉,所以两个人便再无交集,后来朝青秋再度见到那个女子,是在蜀道上。

就是她。

“你是谁不重要,你是你就行了。”

朝青秋笑了起来,然后走进屋子里,带了很多鸭蛋出来,之后他站在屋檐下,伸出手里,笑着问道:“和我一起去看看。”

这是邀请。

那个女子没有理由拒绝,她嗯了一声,于是便把手搭在了朝青秋的手上。

朝青秋缓缓升空,他朝着天外飞去,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这个时候是不可能会知道的了。

两个人慢慢来到云海,然后慢慢的去到云海之上,没有人知道他们没有仙舟会不会在天外便惨遭身死,但朝青秋既然选择了离去,便什么都不会怕了。

来到那处原本应该有天幕的地方,朝青秋看着人间,笑着说了句,“再见。”

“真的能再见吗?”

“说不准的。”

“你有没有留下些什么?”

“那些鸭蛋不算?”

“你这么一个举世无敌的剑仙,就留下些鸭蛋,会不会太随便了?”

“我之前还留了一缕剑气,应该算是正式一点的东西了?”

“哦,那还行。”

……

……

声音渐渐消失,是因为人也走了,于是就这样,那个无敌人间许多年的剑仙走了,他没带走些什么,就只带走了一些咸鸭蛋。

至于有没有人会不会在以后一直记得他,那说不清楚。

——

而在地面上,武帝站在那道沟壑前,想了很久。

在他身边是风吕,除去武帝,风吕就是妖族唯一幸存的沧海修士。

“陛下要将妖土和山河分开,以后便再也没有可能回来了,陛下真的想清楚了?”

那条沟壑会把整个人间分外两半,山河这边会存在于此,而另外一半,或许会漂浮到很远的地方。

武帝平淡道:“分开便再无战争,至于之后,若是再遇上那些天外修士,自然有朕。”

风吕疑惑道:“陛下不想去天外看看?”

武帝没说话,他只是看着妖土,眼里满是爱意。

当初有人说让他守护好妖土,他自然要办到的。

“你还有想见的人便去见。”

武帝知道他和李扶摇的交情。

风吕想了想,想起了青槐,也想起了李扶摇,然后摇头,“没了,陛下。”

武帝也不多说,肩上的野雀化为长刀,被他重新握在手里,然后这位妖土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帝君一刀挥出。

沟壑的方向发生变化,大概就是从北海分割,将妖土和山河一分为二。

沟壑如同一条土黄色的巨龙瞬间蔓延出去,武帝没有去看,只是朝着北方走去,身上的黑色帝袍不断摆动。

风吕跟了上去,说了声再见。

山河里的妖修都来了。

武帝没有拒绝,只要是妖,都可以去到妖土。

妖土和山河分开,这是一件十分巨大的事情,但无奈的是没有修士能够阻止,能够阻止的那一两个人也没有出手,于是这块时代都和山河相连的土地就这样被分开,没了山河依靠,妖土一直朝着北方飘去,像是一条十分巨大的船。

随着妖土的离去,这也就是说,从此时开始,人间便再无妖修,后世的史书上,或许会提及,但不会再有妖修出现在他们身边。

随着妖土离去,修士们忽然又发现一件更为恐怖的事情正在发生。

ps:明天大结局,关于新书,加读者群知晓,读者群:124190652